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到了

[复制链接]
查看20 | 回复0 | 2024-5-22 04: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729章 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你知道吗。”江恩俊还在那里说,“如果不是你提出的接他到燕京来,他根本就不可能过来燕京,在春山,虽然他的日子过得差了一点,但他可以活下去,他之所以来燕京,完全就是因为你的建议,他信任你,他也想得到你的帮助。”江羽没有对江恩俊表现出不耐烦,得了牛皮癣应该如何护理呢虽然他现在情绪很不好,说的话也大多也是重复没有意义的,但江羽还是尽可能的听他在讲。最后的时候,江羽叹气和江恩俊说:“你放心,这次老爷子想做的事情,我会尽全力去做好,如果我查出来这次的枪击和江家有关的话,那江重阳,我也不会放过,我会把老爷子的遗愿完成好。”江南小说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这是江羽的真心话,既然江明海把他的家主令牌都给到自己,加上江恩俊说了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老爷子的心态,江羽最终还是决定,要把这件事做到底。不过这一切都要在把今天的事情查清楚之后,当务之急,还是找出那个对老爷子动手的人,他会让那个人付出惨重的代价。江恩俊听到江什么原因会导致牛皮癣复发羽的保证之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说了声谢谢完事。这段交流之后,两个人又恢复了之前的沉默,不再说话,让时间这么过去。而又过了两个小时之后,江羽的手机终于被打响了。电话来自陆沉,应该是追踪的事情有了结果。江羽很快接通电话,接起来之后直接就问:“怎么样,人找到了吗?”陆沉也回答得很快:“找到了,总共两个人,但是其中有一个人在追逐的过程中自杀了,感觉背后有很大的势力在支撑,现在只抓到一个,在建安路街尾的一个仓库里,你赶紧过来吧。”只是随便嗯了一声,江羽放下电话,也没有和江恩俊说任何话,带着浓烈的杀气离开了别墅,出门的时候他眼神坚定,知道今天想要做的事情。从自家的别墅区建安路的车尾,为了方便行事,建安路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荒僻的道路,周围起码有五个工地在同时施工。各种各样的声音此起彼伏,而在那仓库周边,却基本上看不到一个人。正是做这些严刑拷打,不符合当代律法的事情的好地方。不是江羽不遵守律法,而是这些人,不值得他遵守律法。到了位置,江羽直接下车,反手把车上的西装拿了下来担在肩上,他今天中午处理了商会的落成仪式银屑病皮肤没疤了还用抹药吗之后,还根本来不及换衣服。浑身都燃烧着煞气的走进仓库里,第一眼就看到了被陆沉他们封在椅子上的一个汉子,汉子很强壮,周身的肌肉爆炸,此刻被五花大绑着,周边都是炎黄军团的弟兄,他身上皮开肉绽,显然已经经历过一次审问了。江羽走过去,其他弟兄全部低声叫了一声老大。而陆沉也快速来到了他的身边。江羽低声问陆沉:“人在哪里抓到的,确定是他们了吗?”陆沉:“燕京北的火车站,我们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打算跑了,好在有梁羽笙的帮忙,直接封停了车站的所有车次,才让我们逮到他。人应该就是他们两个,和萌萌说的差不多,我们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一把95式自动手枪,弹药28发,和老爷子身体里的子弹对得上型号,没什么问题。”既然是陆沉加梁羽笙他们联合追踪抓的人,那么人应该就没什么问题。江羽点头,继续问:“那开始那个自杀的人什么情况?”陆沉说:“应该是背后有指使他们做的人,拿到了他们的把柄,要他们务必不能被抓住,另外一个眼看要被我们抓住,逃跑无望,就直接一枪崩掉了自己。”说到这里的时候,陆沉的声音放低,在江羽耳边说:“这一个人的胆子应该要小一点,我们抓住他的时候他也想自杀,但是枪对准了嘴巴却不敢开,这个人应该可以审问些东西出来。”江羽反问他:“你们刚刚的审讯有没有结果?”陆沉听完摇了摇头:“这人的骨头倒是挺硬的,已经审问过两三轮了,但是他就是什么都不说……”江羽点了点头,直接挥手对炎黄军团的其他弟兄说:“把他松开。”其他兄弟听到这个,觉得很诧异,这般道:“老大,这人很凶悍,也是专业的杀手,如果我们把他松开了的话,万一他……”江羽摇头,没有打算和其他弟兄解释,而是这么说:“我让解就解,你们这么多人在,还怕他跑了不成?”纵然其他人很不理解江羽的做法,但既然是江羽说的,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炎黄军团的其他弟兄不再说话,从那个汉子的后面给那个汉子松了绑。总共七个人的队伍围绕着那个汉子,行成了一个半圈的包围圈,谨防汉子逃跑,只不过那个汉子呢,哪怕被松了绑,也没有要跑的意思。他坐在椅子上,拧了拧被绑痛的手腕,远远的看着江羽,狞笑道:“你的胆子很大,居然还敢松梳子刮银屑病我的绑。”江羽低头看着他,面无表情,似乎也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在自己的节奏里,自顾自的说:“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他说,“现在,就你和我,我们两个,单挑,你要是可以打赢我的话,你就可以离开这里。”“哦?”那个汉子很是诧异,没想到江羽把他松绑出来,居然是为了做这个。汉子其实对他自己单打独斗的能力是有一定信心的,毕竟长年累月的训练,他自己也有很强的格斗功底,之前和那些人吡美莫司乳膏牛皮癣打架就没有输过。江羽这么给自己机会,难不成就不怕自己跑了。不过无论怎么样,汉子总归是找到了一个求生的办法。他远远的看着江羽道:“你说的话算数吗,别到时候眼看我要赢了,其他人一窝蜂冲上来,你的话能不能代表他们的态度?”江羽冷漠得很,沉声道:“他们都叫我老大,这是你听见的,我的态度可以代表他们态度,但事实上你没有别的选择,就算我不给你这个机会,你现在还是被绑在椅子上的,你说呢?”“你很自信。”那个汉子狞笑道,“可以,那我就和你赌这银屑病引起心肌病一注,我赢了,你放我走,我输了,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可以。”江羽点头,最后一句,他问的那个汉子这般问题,“最后一个问题,那个老人是你杀的吗,枪是不是你开的?”“是我开的!”那个汉子也耿直,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不如大家都把事情放在明面上来做,“开了两枪,有点打偏了,没有打到心脏,不过应该也活不了。”“好,我知道了!”江羽低声说着,然后马步往下一沉,立刻做了格斗的起手式。而那边的汉子呢,脚步左右横跳,有点像拳击的起手式,不过这对江羽来说没有意义。那边汉子冲着江羽招了招手,这般道:“来,过来试试,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胆量和我单打独斗!”结果,那个汉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立刻后悔了。话音落下的下一秒,江羽整个人直接从原地消失,不错,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汉子的面前。他抓住汉子的脖子,把汉子从地上拔起来,凶悍的往后方推去。最后凶猛的砸在了后面的水泥柱子上,轰的一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